Humans of RE-THINK 2023 3 月號|之揚爸爸登場啦!

humans of RE-THINK 3月號

我姓黃,是退休的日文教授,你可以叫我黃老師;我是台中人,有一個女兒和一個兒子,兒子叫做黃之揚。

1983 年我去日本唸書結業後回到台中商專教書,今年過年滿 73 歲,沒什麼事情做,每天就亂動、去健身房、走路;我加入 world gym 已經 19 年,一週健身 3 次,每次都 2 小時以上,我也喜歡日文卡拉 OK,最近有學生找我去社區大學,也一邊在上養生按摩。

當初黃之揚說要和內政部申請一個協會,他也沒有叫我背書或問我意見,後來又過了一陣子,他就告訴我協會成立了,我就把 RE-THINK 的 logo 燙在我運動的包包上(驕傲貌)。

差不多 10 年前,協會還沒成立之前,之揚就一直在淨灘、環島,做好幾年了。有一次他去大甲那邊淨灘回來,一邊用自來水沖洗,一邊有點埋怨很累。但後來還是繼續做,場面就也越做越大。

我第一次淨灘是去台中大甲溪邊的海水浴場,覺得誰會來這種地方做這些事?但現場看到很多人,就覺得台灣還是很有希望,大家聚在一起不是為了錢,很熱鬧,有點感動。

兒子大學畢業的時候,我就跟他說我不會養你,所以他就到一個網路行銷的地方工作。住在台北車站後面一個很像廢墟的地方,工作一換再換,最後有天他就跟媽媽說,他要辭掉工作,全心去做淨灘。

媽媽那時候很擔心,女人就是一個煩惱的動物,就問他要靠什麼吃飯。所以我就幫之揚說服媽媽,他想做就讓他去做,之前我有學生想出國留學,我也都全力支持。不讓他去,他就會不甘願嘛,這輩子會留下遺憾。再加上我的個性不喜歡說服別人,想讓每個人自己做決定,等到 RE-THINK 成型之後媽媽就慢慢放心了。我們全家除了之揚都是老師,之揚從小就有點搗蛋,不喜歡照規矩來。

小時候我哪知道什麼是環保,鄉下也沒有垃圾車,大概民國 70、71 年,朋友看我研究所唸得不太順利,就建議我轉到環境科學,但我沒轉,當初要是念了,說不定環保署長就是我。

我們家沒有什麼環保的家學淵源,之揚應該是受 Daniel 影響比較多。我就只是東西可以用,就盡量節省、不要浪費,家裡東西壞了就修。其實環保這件事,不是單方面或個人可以做好的,也需要政府、製造商、賣家、人民四方好好配合,也就是 GMSP, 這詞是我新創的喔!(驕傲貌)

那淨灘的話,常會有人說,不就是撿垃圾又算什麼。其實可以從教育著手,是很重要的。所以我要送給之揚一句話,也要送給你們,就是:「環保教育 仍須努力 善用創意 發揮效益」那對之揚的期許嗎?他只要不做壞事、不危害人類就好,不可能拯救全世界啦!

如果你喜歡這專訪,也歡迎用你的行動力,支持本系列的採訪文 >> https://rethinktw.org/